希曼躺在浴缸里,忍不住把脸埋到水底下。

    戈德温不仅把他的……把那里含进去了,还把东西都吞掉了。

    还伸舌头向他展示。

    希曼唾弃自己:你怎么能让雌虫帮你做那种事情!你的尊重和礼貌呢?

    虽然生理课上有口交相关的知识,但也许是那时候他的雄虫同学间经常用调笑的口吻谈论这种事情,还拿这个开一些恶劣的玩笑,希曼一直觉得这种行为带有折辱意味。

    之前的匹配对象没做过这种事,他也就没有真的遇到过,碰到戈德温主动提出,希曼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

    信息素爆发期应当还会持续几天,这会儿只是暂时缓解,让其不要发作的过于剧烈,希曼却已经觉得自己的生活经历丰富了太多。

    从前都是见了面就直奔主题,结束以后也没什么联络。交流群里说匹配其实是官方默认的一种帮助雄虫雌虫找到伴侣的途径,却少有雌虫对他表达出明显的好感。

    偶尔有那么几个想要继续交往的,在彼此了解过之后也慢慢离开了。

    第一次有虫给他买睡衣。以及做那种事。

    我要不要也……帮他呢?

    希曼咬咬嘴唇,决心回家把相关的生理书翻出来看,再找点分享经验的帖子学习一下,如果他和戈德温有下次,就……就也这样帮他。

    忽然,有谁进入了浴室。

    是戈德温。

    “怎么了?”希曼抬起头,关切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