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哥的腿它白又直》

    李承泽比来之前更瘦了,太子有些心疼。

    被囚于偏殿的床榻之上自然不见天日,烛光荧荧,衬得李承泽面色更加苍白,然其骨相极好,棱角分明,这样看去,眼梢上挑,倒更像是山间勾引书生的女鬼——虽然娇丽,但身上总透着股阴郁狠毒的味道。

    太子端着盘新鲜择好的葡萄慢慢蹭到李承泽身边,他还是有些怕的。李承泽心思深,疯狗一样的人物,不高兴了把自己咬死在榻上也是有可能的。

    “二哥的腿,真是又白又直…”太子下了朝就迫不及待地赶来欣赏李承泽衣摆下的风光。想到觐见时范闲那着急寻人的模样,不免得意起来:“二哥还不知道吧,范闲和谢必安在外面找你都找疯了…”

    李承泽一直以为李承乾怯懦,难成大事,身居储君之位不过是父亲偏爱。现在看来当真是他错了,逆道乱常的事儿他可干不出来,更何况还是兄弟相奸。

    磨刀石?父亲可曾想过磨刀石变成刀鞘的那一天?李承泽看着自家弟弟充满情欲的脸,不由得捂住嘴狞狞地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随后反客为主,轻轻将人推着往后倒,慢慢爬过来,顺势跨坐上太子的腰,勾住对方的脖子,俨然一副上位者的姿态。手指漫不经心地刮蹭着李承乾早已通红的耳垂,盯着对方问到:“什么时候的事儿?嗯?太子殿下功高盖世,力挽狂澜,临阵倒戈算计了范闲,又派人劫我车舆暗中囚禁———原来,就是想上我啊?”

    太子认真思考,手下动作却没停,不干不净地摸着他二哥的大腿,答非所问:“二哥哥不爱穿中裤,腿又白又直,做弟弟的仰慕已久,只是未得机会一亲芳泽。”脸上露出一副色欲熏心的昏君模样,痴笑道:“弟弟错矣,这腿不仅白、直,而且又嫩又滑…”

    眼看李承乾又开始装傻充愣,李承泽冷笑几声,从太子怀中抽身晃回原处,脚上沉重的铁链拖沓在地,铮铮作响。仔细从盘中挑了颗葡萄伸舌勾入口中嚼碎,稳住心神,偏过头阴测测地瞪着李承乾上下打量:“你,不杀我?”

    太子大笑,餍足地躺在床上呈大字伸展,眼神却逐渐冷下来,漆黑不可窥视:“这东宫外,有多少人惦记着二哥?兄弟一场,我怎会舍得杀你?”

    他抬起右手伸向半空,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灯下黑唬不住范闲多久…我要站得高站得稳,还得靠二哥护我…”

    文段人设参考剧中和演员的有趣采访

    情节私设架空,脑洞扩写

    非常想扩写演员老师们腿玩年的好梗!

    乾泽主场,其实是想写All承泽来着

    闲泽/必泽随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