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青小说>穿越历史>糜烂病 > 第六章 玩偶挂件
    次日清晨,准时早起为妹妹做早餐的宋承娣发现宋慊和昨天一样早早就走了,但与之不同的今天宋慊赌气似的没给她留早餐,宋承娣心中冷笑随着她犟去,看这倔驴又要跟她闹多久。

    心里堵着气的宋承娣洗漱完到厨房给自己做早餐,结果看到明目张胆摆在橱柜上的一沓红钞直接两眼一黑,她赶紧拿起来数一数,正好三十张,承娣耳边不由自主地出现前天晚上宋慊咬着她耳朵说的那番话。

    “我所有的竞赛奖金加起来有三千,够不够买你初夜?”

    宋承娣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火冒三丈,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宋慊学校去把这死兔崽子揪出来揍一顿,真是赤裸裸地挑衅她姐在这个家的权威。她心想着难怪这王八羔子平常都要她温声细语地喊着起床,怎么现在就跟中邪似的起那么早,原来就是要给本来还心怀愧疚的宋承娣找不痛快,这下好了,她姐现在一点愧疚也不带的,怄了一肚子气。

    她在厨房一边徘徊一边痛骂着宋慊。

    但宋承娣这个死缺心眼的每次生气生着生着就把自己哄好了,这次也不例外。她给自己找了两个合适的理由来原谅宋慊了,一是宋慊还是小孩子心性,多让让她也无妨,这个理由真是百试不厌屡试不爽,每次都给她自己哄好了;第二个便是宋慊这死丫头正在叛逆期,爹不疼娘不养的,只有她姐这么一个人来疼她,自己退让几步又能怎样?毕竟这个家里必须要有一个人懂事。

    所以宋承娣就强颜欢笑地将这事当作没发生过了,把钱收好存着当宋慊下学期的学费,接着又在宋慊晚上放学回来时温良贤惠地给她妹宋慊泡牛奶喝,没成想宋慊这死丫头毫不领情地睨了她一眼,还“哼”了一声,害得她差点破功把宋慊吊起来抽屁股。

    不过好在之后宋慊也没再作妖给她找不痛快了,两个人都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一段时间。

    但是这“相安无事”只是相对于姐俩的关系而言,其实这段时间她俩各自身上都发生了些事。

    宋慊背着她姐谈了个对象,而宋承娣在这段时间内找到了个报酬高待遇好的工作,是一家婚庆公司的花艺部,她也没想到居然会有正规公司肯招她,她是连高中文凭都没有的。不过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她在花艺上也有些天赋,顺理成章地在公司安下脚来。

    “你你你......真和宁欢欢在一起了?”王红梅看着宋慊手里拿着宁欢欢亲手做的玩偶挂件蹭的一下站起来,惊得大叫一声,一下子没收住音量,惹得一些在休息的同学纷纷投来抱怨的目光,在课间巡逻的班主任恼火地训斥道:“王红梅你不休息还有人要休息,要嚷嚷出去嚷嚷。”

    王红梅尴尬得呲牙咧嘴,有些抱歉地看向周围同学,讪讪坐下。

    宋慊置若罔闻垂眸地打量着这个粉嫩的HelloKitty挂件,玩偶的背面还缝着宁欢欢的名字。玩偶做工很精细,宋慊似乎都能想到宁欢欢低头乖巧穿着针线的样子,不由得联想起以前宋承娣因为跟人打架被宋清明拖到巷子口打骂,事后自己则一言不发地低头一针一线给姐姐缝补被扯坏的衣裳,那时候身上没一块好皮的宋承娣枕在她的大腿上泪流不止。

    王红梅还在没完没了的问着:“你俩怎么就在一起了,一点风声也没有啊?”

    宋慊还是高冷地不回答她,只是默默将HelloKitty挂件挂在书包上。看见这一举动的王红梅不禁揶揄道:“这学妹看来是个高段位选手啊,竟然把我们宋大学霸收入囊中。”在此之前可从没见过宋慊收过谁的礼物,更别说谈恋爱了。

    宋慊闻言有些不适,冷冷地睨了她一眼,王红梅立即识趣地闭上正咧得灿烂的嘴正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