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青小说>穿越历史>糜烂病 > 第五章 得逞
    宋承娣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迟来的如被车轱辘轧过的酸痛感从腰背蔓延至全身,她迟眉顿眼地盯着天花板,昨日种种如如初春万物复苏般在她迟钝的大脑中渐渐苏醒,然后又变成滚烫的岩浆在她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她妹妹居然变成了一个死同性恋然后她居然跟自己的死同性恋妹妹乱伦了,承娣还依稀自己是如何在宋慊身下发情叫春又如何被宋慊的几根手指肏得颤抖潮吹。

    要不是现在手实在使不上力气,她恨不得坐起给自己甩两个大嘴巴,她那好不容易伪装的慈姐形象就这么轻易得被宋慊肏没了,她也是被自己不知廉耻的贪得无厌的屄控制了大脑,竟然把伦理道德统统当成垃圾一般踩在脚底碾压。真是罪该万死。

    宋慊这小兔崽子也不知道昨日是发了什么疯,真是狗胆包天地生生捅破了她的处女膜,宋慊淫笑着将沾满淫液还带着血丝的手伸到她面前的场景在承娣脑中挥之不去,她好像又闻到了那股淡淡的腥臊味。

    沉迷在疯狂自我批判和对宋慊的唾骂中不可自拔的宋承娣突然停止了胡思乱想,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昨夜的快乐与泪水确实做不得假,她只得自认倒霉,这龌龊肮脏见不得台面的家庭里生出了两个同样见不得台面的龌龊东西,毕竟这一路走来在漫长黑夜中赤身裸体相互依偎取暖才熬到现在的两个人,只有像老鼠一样苟延残喘才能感受到微乎其微的生命的存在,在没有钱也没有爱的糜烂日子中也只有疯狂畸形的性才能让人热泪盈眶抛弃所有的苦楚和沉痛。

    不怪宋慊也不怪她,最该怪那个十恶不赦的宋清明和那个如今已经让她记不起样子的娘。

    昨夜宋慊这一出差不多把她的卖屄路给断了,她本就不是把贞洁当作多么多么重要的东西,要是连饭都吃不饱了这层膜在任何有点姿色的女人面前都会是一无是处,新时代新社会谁还会不考虑生计去博个烈女名头,无人在意也无人关心。

    现在她不是雏儿了价值要打个大折扣,况且她又不打算真的将这种难以启齿不光彩的事情当做自己的职业。

    她挣扎着起了床,到卫生间洗漱时看见自己脖颈锁骨处密密麻麻如红梅点点般的吻痕时脚底一滑,拖鞋差点掉进蹲坑里,她颤抖着抬起手顺着吻痕的走势用指尖轻轻抚摸着,竟然隐约萌生出了瘆人的眷恋思绪。温情算不上,她只觉得昨夜的风月像脱缰野马惊弓之鸟一般,不必怀恋细究。

    走到客厅的宋承娣看见了宋慊给她留在桌上已经坨掉的牛肉面,她发了很久的呆,然后默默坐下一口不剩地吃完了,也没尝出个什么味道来,现在的她吃什么都味同嚼蜡。

    宋承娣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昨夜那番云雨实属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如今已经不再是小女孩的宋慊确实也不该再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了,更何况姐俩还发生了那样的龌龊行径,要旁人知道了这辈子就得被指着脊梁骨骂死去。

    所以宋承娣把那个她厌恶的、久久不曾踏足的主卧给收拾出来了,那是宋清明和她娘的卧室,自从宋清明滚出去后再也没人住过,床垫和桌角都积了灰,收拾还废了不少劲。

    等会她还得出门找工作,但她现在脖子上爬满了鲜红的吻痕,这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可她又想到宋慊下学期就到至关重要的高三了。

    这巷子里虽然热闹邻里都熟离学校也说不上很远,但她更想给宋慊找个更加安静、不会被这条老巷里一些奇怪的人影响的、更富有书香气的地方。学费、房租、生活费都足够让她绞尽脑汁头疼好一阵,她也不想让宋慊在暑假还要为自己的学费奔波劳碌,去那鱼龙混杂的纹身店打工。

    所以她在二十多度的天气裹了条围巾出门了。走到一楼时正巧遇到出门晒太阳的陈奶奶,她一脸茫然地看着宋承娣,问道:“小宋啊,这天气你怎么还裹条围巾呢?不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