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最後还是没有接吻。

    应该说,尉迟最後还是没胆——咳咳,他不是没胆,只是深思熟虑之後的结果。

    毕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做那种事实在有些不知羞耻……嗯,他可是饱受礼教浸y,拥有良好品德的新新男人。

    克制不住情意横冲直撞什麽的……那种小孩子才有的举动,他才不会做!

    然後……

    「嘻嘻嘻~」

    瞥了一眼愉悦哼着歌的伏青,尉迟轻笑。

    现在……不做那种事,也很足够了。

    於两人解开心结的同一时间。

    非同Ai意满满、幸福满溢的这个空间……有两个人正相对而立、默默无言着。

    不,正确来说,是一个人跟一头羊人混血。

    「为什麽……我要跟你吃饭啊?」

    「不,就算你问为什麽……」

    咎敖心虚地一笑,握起刀叉,注视对方。

    面前的战羊族少nV——九离?曼彻斯心怀不耐地躁动着,脚一边配合心情敲打桌沿。

    可是在场没有人敢上前制止她——因为众所知之,战羊族在宙提斯也是数一数二强劲的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