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青小说>科幻灵异>【短篇】彼岸 > 章二、梨花笑_五_
    「素闻疏影居高手如云,今日一见,所言果真不虚。」

    一番激烈切磋过後,取过帕子缓缓拭过长剑,复又收起,乾净俐落,丝毫不留情。

    而奄奄一息倒地的是眼前黑衣nV子毕生所Ai,这场b拼的败者,可nV子眼中却无怨恨,亦无伤心,平静无b的屈了屈身,言道:「夫人谬赞,画影不过尽自己的实力罢了。」

    话音方落,花洛言不疾不徐的放下茶盏,心中一狠,清了清嗓子,即刻便有内侍将已是身受重伤也毫无气息的男子抬了下去,花洛言面露嫌恶,丝帕掩住了嘴角,缓缓抚过小腹:「本g0ng要的就是你了,你从今日起,好好待在本g0ng身边,本g0ng自然不会亏待於你,也没有多余的要求,不过本g0ng唯一重视的便是忠心耿耿四字,希望你能明白,他日若背叛了本g0ng,并不会有什麽好的下场。」复又道:「明日便是g0ng中召新秀入g0ng殿选的日子,该怎麽做才能顺利获选,想必你会明白该怎麽做的。」

    唤过随侍婢nV,她扬场离去,暗殿中再度恢复寂静,画影无声无息的蔓出森然笑意,叹息道,「你以为你当真能就此高枕无忧的过下去了麽?你利用我进g0ng助你一臂之力,又杀了谦影,杀人要偿命的。」

    信手拾起了地上的一只朱红镶玛瑙珊瑚串,朱红染尽了鲜血,隐约透出一丝暗红,衬的珊瑚串sE泽鲜YAn,愈发的触目惊心。

    那是她心Ai男子淌下的血,彷佛温度还残存着,她越发坚定起了心念,「谦影,你等着,我很快便会随你去了。」

    彼时,花洛言回到寝殿之中,重新换了一身碧绿绣荷蚕丝曳地襦裙,正逢夏日,暑气炎热无b,太医道还剩最後半个多月,便是临盆之时,如今衣衫亦只得择些软质宽松的穿。

    素年才去g0ng务坊里领了月俸回来,喜孜孜的前来禀告:「夫人,千德妃求见,您可要见?」

    「自然要见,快传。」她素闻自己和德妃向来谈得上话,若不见便是奇怪,唤过婢nV备下茶点,她重新凝起合宜浅笑,待德妃前来。

    顷刻後,便见德妃款款踱步迎来,屈身福下一礼,可花洛言并无相扶之意,只示意婢nV上茶,德妃身旁的贴身侍婢见状,扶好她入座。

    茶香盈满唇齿间,千德妃不免拘束起了几分,问道:「夫人只怕快近临盆之时了罢?」

    「嗯。」花洛言碍着有孕在身,不宜饮茶,倒是素玥上心,端上了一盏银耳红枣羹,「太医是道预估这个月的十六,只不过我又听闻其他姐姐说,这有时太医估计的也不一定能准确,还需看皇嗣什麽时候才肯出生。」

    德妃早早已有皇子承欢膝下,他日若无宠,至少日子还能有个盼头,她舒了一口气道:「g0ng中未能顺利降生的皇嗣多着是,幸好臣妾幸运,算是熬过去了。夫人即便迫近临盆,还是需得多多注意,可不能大意才是。」

    此言虽是关切之语,可细细闻来,有意者即可曲解此话陷害。

    花洛言颔首,「多谢姐姐关怀,我必会多加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