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青小说>科幻灵异>【短篇】彼岸 > 章二、梨花笑_四_
    便这麽平淡无奇的过去了几日,同样的旭日东昇,同样日落崦嵫。

    央齐一事显然成了定局,他的生Si系於帝子的一念之间,而皇帝果决非常,在隔日下旨斩立决,仅仅三个字,却寓意着她和皇帝之间有了闲隙,再难修补。

    指间拭过滑下的泪,留下的仅剩无奈。自从g0ng宴起,她除去那日踏出房,几乎日日禁足几坪大小的暗房中,不见天日。

    细数时日,也该到了央齐斩首之日,皇帝b寻常时更凶残狠辣了些,斩首後,五马分屍,连个下葬都不让,吩咐随意葬进乱葬岗,也就草草了事了。

    知道了这些,心下并无任何波澜,只是担心着花洛舞不知该怎地伤心,想着法子宽慰宽慰她,谁料洛舞冷不防扔下一句:「姐姐当真愚蠢到以为我和央齐情深意重了麽?如今你该想得是日後如何自保,保你的孩子才是。」

    多少的劝慰,敌不过这一句话,她像醍醐灌顶一般,刹时明白了不少。

    也曾慌张无措过,她紧紧护住已快足月的腹中孩子,彷佛能从中得到唯一的慰藉,能支撑她继续坚持的慰藉,这样几坪大小的房中,机关重重,钥匙更是不易取得,要逃出这等地方,谈何容易,尤其大腹便便,终究也是行动不自如。

    只不过这些时日,总有侍卫按时送饭,饭菜倒也丰盛,她原是赌着一口气不愿去碰的,可一想如今到底也不是她一人了,腹中还有胎儿需要营养维生,不能因她一人拖累了孩子,於是也就大口咽进饭菜,其实早就食不知味。

    花洛舞亦有来探望过几次,一袭的华服着身,反衬着她的狼狈不堪,倒也不是出言侮辱,自顾自地谈论着g0ng中近况,及日後她自己的计画。

    趁她生产完後抱走孩子,顶替她的人不说,一旦她产完,即刻运她出g0ng,驱逐到边境荒野,届时能不能撑得过去,只能看她的福分了。

    她是得意,虽是几日未面圣,可吃穿用度一律不减,反之更加奢糜。

    午後用完午膳,已是春夏之时,暑气炎热,正是按照规矩,赴盈凰殿向皇后请午安的时候。

    她一身妃sE簇金团绣绣球对襟十二摺g0ng装,高绾云髻,一只田螺玉珠嵌玛瑙穗银簪,稀疏的碎银流苏垂落,额间以珠翠点点相缀,後梳一枚翠绿墨竹梳,奢华贵气,足以YAn冠群芳。

    素来交好的千德妃一见她这样盛装,yu要啓口问,却又重新合起,不知该从何问起才是,其余妃嫔陆续到来,只见皇后仍旧雍容,难得沉了神sE,问道:「嘉小仪呢?怎麽不见她来请安?」

    瑶娥恭谨的垂下眼帘,回道,「回皇后娘娘话,嘉主子身边的贴身侍nV方才来报,说嘉主子昨日侍奉陛下劳累,睡到刚刚才起身,说要待半个时辰让嘉主子准备。」

    温贵妃啐道:「又一个恃宠而骄的嫔妃,且又是位居小仪,光凭陛下垂怜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