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青小说>科幻灵异>【短篇】彼岸 > 章二、梨花笑_一_
    正值深夜时,烛火摇曳,门外凉风飕飕,窗边枝桠敲打纸窗,夜时寂静映在纸窗上,灯火随着风势渐弱,任凭守夜g0ng人夜夜将烛火点满整殿上下,可夜深人静,平添几分Y森。

    就连处处映在墙上的影子,好似鬼魅萦绕。

    景念兮紧紧攒着被褥,大汗淋漓,可一点一滴流下的,却是冷汗,似是近日饱受梦魇折磨,吓得花容失sE,鬓发因冷汗而紧贴脸颊,整个人只得静悄悄的包裹在被褥中。

    她一手抓住竹帘,颤着声叫唤:「瑶娥,瑶娥在哪呢?」

    今日守夜g0ng人偏偏恰巧非她,轮到了个善於混水m0鱼的g0ng人,也不知趁机跑去何处,无论景氏怎样叫喊,就是不见半分人影。

    蓦然,幽幽nV音响起:「娘娘,在找谁呢?不如我来帮娘娘罢。」

    景氏倏时扯尖了声音惊喊,一声凄厉尖叫声回荡殿中,她又是诧异又是极度惊吓过度,差点晕厥了过去,扔开被褥,只想往殿外闯去。

    nV子又似不想让景氏轻易闯出殿外,一手扯下面纱,殿内烛火已熄灭,殿中漆黑着一片,加之nV子面容惨白,景氏一吓,软下了腿。

    那nV子又揭开掩在身外的大氅,不顾景氏,慢悠悠的再度点起一盏盏灯火,顿时殿中恢复明亮。

    nV子扬起一笑,也不拐弯抹角:「娘娘莫要怕,我是花洛言的胞妹,花洛舞。」

    景氏好不容易挺起身板,颤起全身,又扯出一番极其凄厉的惨叫,「是鬼!是鬼!花洛言,本g0ng不是有意害Si你的,只是......只是想给你个教训,并非想置你於Si地,只是那日......那日我也不知怎地,想刁难你去弹琴,仅此而已......仅此而已,请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本g0ng......」

    nV子扬高了柳眉,既然景氏不信,也无妨。「娘娘不信麽?可是若我说花洛言是被我囚禁了,不是Si了,娘娘会信麽?」

    抚着无力的x口,景氏喘着气,尽力理着思绪道:「当真?你为什麽要这样做?如若陛下清醒,他知道一切,本g0ng也不用活了。」

    「这个我知道,也不会叫您有任何损失,至於为什麽要这般,我暂时不便告知娘娘,可娘娘又为何在陛下的酒水中下迷药,在花洛言T内下蛊毒,我可是知道的很。」

    nV子移着莲步款款端坐正位,那是凤椅,皇后才配得独坐的,旁人入坐,那是僭越。

    景氏顾不得那样多,心下直道不好,自己的把柄原来全掌握在他人手中:「那麽你到底又想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