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青小说>科幻灵异>薄情鬼 > cater7.
    当年的魔君的小公子,也就是如今的魔殿东境主,曾在人间被一户人家救助过,为了答谢他随手将自己的贴身饰品——淬骨戒,送给那家人当做感谢,而那户人便是令家,也正是有淬骨戒在,令家不说平步青云,也称得上是仕途坦荡,没遭遇过什么风雨。

    可这戒指本事当传家宝传下来的,被这令家第十四任家主也就是令如温的父亲—令奎,拿去哄妾室,妾室当小玩意把玩弄丢了,而又恰巧被令如温捡到了,令奎知道后也是B0然大怒,训斥了一顿小妾,可令如温竟然以此要挟要分家。

    如今的东境主想要拿回这玩意儿,令奎这才甩锅给令如温,令如温显然也是早就知情的。

    不过玉阎白跑一趟,也没让令奎好受,亲手剁了他两根手指。

    淬骨戒不是凡物,令如温一直都很清楚,它的确可以给持有者带来好运可代价是x1食持有者的寿命,因此从令家第三代开始,家主寿命都不长。

    “我给你拿,你先放开她!”

    “令奎说的不错,你果真是极在意这丫头。”玉阎手背暧昧地擦过令窈的下颚,“接住了。”

    令窈被丢到令如温身上,令如温查看了一番,发现令窈是昏睡过去了,才松了一口气,可对上玉阎晦暗不明的神情,又开始紧绷。

    “我埋在了后院里,我去挖,我回来之前你不要动令窈,不然我就是Si也要销毁淬骨戒!”

    玉阎听着她威胁,懒洋洋地扬了扬下巴。

    屋里又变得空荡荡了,玉阎好奇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令窈,她嘴巴微张着,昏迷中眉头还皱着,或许是对他怀恨在心。

    虽然令窈经常在人间活动,身上的妖气已经退散地差不多了,可玉阎依旧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她是一只妖。

    看她嘴唇翁动,玉阎没忍住凑上去用手指搓弄她的唇瓣,直到那里涨红他才仁慈地收手,他还没来得及进一步使坏,令如温就回来了。

    令如温像是嫌晦气一般,将淬骨戒丢给玉阎,玉阎拿在手上把玩了一番,诡异地笑着说:“那便告辞了。”

    玉阎的气息消失后,令窈猛然睁开眼,令如温担忧地问:“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不舒服?”

    “我没事,我没晕过去。”令窈摇摇头,“我们麻雀JiNg,b较能免疫这些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