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青小说>穿越历史>大晋女匠师 > 第119章 王葛被打
    左夫子来时踱着四方步,潇洒如仙,回来时……令王葛想起前世玩的“老鹰捉小鸡”画面。

    真是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司马南弟左手紧揪左夫子的竹尺哭,右手牵着卞恣左手,后者右手则被其余弟子紧牵,就这样一个牵一个,列队、踉踉跄跄,边走边哭。

    嚎声惊天动地!好几个小弟子都是顺拐的。

    步障当中过往的人全在哄笑,左夫子脸都臊红了。

    起因是司马小娘子心知刘泊不愿理她,委屈就委屈呗,她觉得直接哭太丢脸,先喊了句:“我想阿父了,你们哩?”

    “呜……我也想阿父了。”

    “啊……我早想我阿母了。”

    “呜……我想我大母。”

    结果变成现在这样。王葛和谢据走在队伍最后,唉,真的好丢脸。

    次日,婢仆将王葛制成的第一批木简交给刘泊。

    又隔三日,仍是婢仆过来。

    刘泊沉吟出神,明白给王葛造成困扰了,她在避嫌。

    也罢,此时此地非他表述心意的时机。若她五月去考准匠师,那准匠师考之前、甚至去山阴县参加匠师大比之前,都不能干扰她。

    那就先澹然而处吧,一年后,她年岁又长,正是相看年纪。到时他有信心考取太学,有了声名,才好恳求舅父出面,与王家翁姥提及心意。

    婢仆此次返回,将刘泊规范抄录、已用麻绳编排好的简策带来。王葛轻轻触碰这些传家宝,生怕摸大劲会蹭掉墨。

    谢据展开一册,欣赏着其上雅秀的汉隶字,赞道:“刘郎君用心了。”一抬头,见王葛很没出息的在闻墨,就告诉她:“所用为松烟墨,好墨不臭。”